鐵甲工程機械網> 工程機械資訊 > 視野 > 車企營業:超跑廠里縫口罩 造F1賽車的做呼吸機

車企營業:超跑廠里縫口罩 造F1賽車的做呼吸機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在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日子里,不少車企光靠賣車就能躺著賺錢。但當疫情、戰爭等突發性事件來臨,車企卻因為停工血虧,甚至還得肩負起救國救民的社會責任。

在新冠疫情下,前有中國的五菱、比亞迪轉產口罩、消毒液,現在就有特斯拉、通用被要求轉產呼吸機,蘭博堅尼在純手工縫制口罩……為什么車企屢屢轉產醫療物資,跨界營業?你品,你細品。

特斯拉呼吸機 蘭博堅尼口罩了解一下

問題要先從海外疫情的嚴峻性談起,截止4月12日上午,海外疫情累計確診164.13萬例,美國確診50.35萬例,西班牙為16.18萬例,意大利14.75萬例……

隨著確診人數的不斷飆升,醫療物資嚴重告急,為重癥患者提供呼吸輔助的呼吸機更甚。根據世衛組織(WHO)的說法,每6個新冠肺炎患者中會有一個發展為重癥,導致呼吸困難。而美國醫院協會預計,將有多達96萬美國人需要呼吸機,但目前美國醫療機構擁有的呼吸機約為16萬臺,其國家戰略儲備中有接近1.7萬臺。

但是,光靠國內原有產能和進口已經不能滿足需求,于是各國政府就要求車企、航空公司轉產呼吸機等設備,因為其與造呼吸機一樣依賴電子技術。

3月下旬,美國總統特朗普援引《國防生產法》,催促通用、福特、特斯拉盡快轉產呼吸機。這位最喜歡網上沖浪的特朗普總統還一連發了好幾條推特,表示:“福特、通用和特斯拉趕緊生產呼吸機或者其他物資!!!讓我康康你們有多厲害?”

從推特發文語氣,我們能感受到特朗普對車企施加的壓力,康康這特意強調作用的大寫字母,康康這一連串感嘆號,真的像極了老師向學生催交作業的樣子。

要這么說,特斯拉就是班上的天才,天生智商爆表,擁有先進暖通空調系統以及SpaceX的生命支持系統技術,在呼吸機巨頭美敦力的幫助下,半個月交出了“作業”:4月6日,特斯拉一名工程師發布了呼吸機原型,有望即將進入量產階段……嗯,這很馬斯克。

圖中橘黃色部分代表利用特斯拉現有的汽車部件,藍色部分為醫療用品,灰色為其它部件。

該呼吸機將大量共享特斯拉的汽車零部件,其中呼吸機核心的“流量控制”部分采用了Model 3的控制電腦來驅動,而呼吸機的控制面板則來源于特斯拉Model 3上的15吋中控屏。

美國網友看到特斯拉造出呼吸機原型后,就吐槽沒能自己研發呼吸機的福特和通用,原文翻譯是:“福特&通用:谷歌,請問什么是呼吸機???”,簡直一針見血。

不會自己研發也很正常,跟人家學習也成啊。通用早在3月23日就開始聯合醫療設備供應商Ventec生產呼吸機,預計將投產3萬臺,其中6月1日前交付6000多臺。合計4.894億美元的成本將由美國政府承擔,平均下來為每臺16313美元。

福特則使用Airon公司的GE/Airon A-E型呼吸機產品設計許可,生產較為簡單的呼吸機;計劃在4月底前生產1500臺呼吸機,5月底前生產12000臺呼吸機,并在7月4日前生產50000臺呼吸機。

在疫情同樣較為嚴重的意大利,法拉利及其母公司 FCA、零部件供應商馬瑞利正與意大利最大的呼吸機生產商 Siare Engineering 展開合作,主要生產呼吸機零部件,必要時也會組裝呼吸機。

零部件供應商麥格納也在3月底開始轉產口罩和防護面罩等醫療設備,利用座椅中所使用的中央電子控制單元、座椅調節馬達、自動壓縮杠桿和手動充袋等結合起來,組裝簡易版呼吸機,使用壽命達到500小時(約21天)。果真是連奔馳G級都能生產的“代工皇帝”。

同時,位于英國的勞斯萊斯、邁凱倫、日產等工廠也在貢獻自己的力量,為呼吸機設計、測試、生產和運輸等各個環節提供助力。德國的大眾、戴姆勒集團則研究如何利用3D打印技術來打造零部件,協助生產呼吸機。

其中,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正聯袂倫敦大學學院(UCL)和倫敦大學學院醫院(UCLH)開發新型呼吸機,前者將充分利用引擎設計、制造和測試等經驗。

另外還有蘭博堅尼、寶馬、福特等車企生產口罩、面罩等物資。蘭博堅尼也是相當走心了,正動用內飾生產和特別定制部門的員工純手工縫制口罩,日產量可達到1000只;碳纖維生產車間和研發部門的3D打印機則用于生產醫用防護面罩,日產量可達200套。但即使你再有錢也買不到,因為所產口罩只專供意大利當地醫院。

為什么是車企?

前有中國的五菱等車企生產口罩,說“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造什么”(據說最近還在做螺螄粉呢),現在還有“政府叫我產呼吸機,我哪能不從”的特斯拉、通用等車企,為什么車企都紛紛“破圈”來到醫療用品領域,特別是難度系數極高的呼吸機?

首先,車企在供應鏈上具備優勢,且都依賴電子和氣體力學等技術。以特斯拉為例,其均搭載先進的暖通空調系統,兄弟企業SpaceX公司生產的運載火箭擁有生命支持系統技術,都與造呼吸機相通的地方。因此馬斯克才敢放出豪言:制造呼吸機并不難。

其次是,車企擁有無塵車間以及一批專業技工,再加上因為疫情原因關停了大量生產基地,正好有閑置的生產線和待工的工人,這都為制造呼吸機提供先決條件。

雖然政府都為車企以及其他制造商開通了“綠燈”,也有著部分與造呼吸機共同的技術,但不代表這事就穩了。專利問題就是攔路虎之一,作為知識密集型行業,呼吸機制造商們都設下了專利保護網,保護自己的知識產權。

比如,意大利在近期就發生專利糾紛,一家3D打印公司打印了100個呼吸機閥門緊急供應給醫院,然而某呼吸機制造商則以侵犯知識產權為由責令前者停產。而英國政府就穩妥些,向大型呼吸機生產商要到了生產圖紙,才召集勞斯拉斯、邁凱倫、日產以及其他航天企業,組成“呼吸機應急國家隊”。

所以,車企轉產呼吸機的關鍵在于,呼吸機制造商愿意分享多少制造這種機器的設計知識。畢竟光靠車企自學成才,自主研發呼吸機顯然是不可行的。

俗話說,隔行如隔山,呼吸機還是精密型機器,涉及零部件上千件,包括渦輪壓縮機、風機、傳感器、電路板、過濾器和閥門等,一旦有差錯就變成人命的問題了,這個鍋車企能背嗎?

即使拋開專利不談,車企跨界造呼吸機還存在著另外一個問題:批量生產。因為造呼吸機不僅要達到無塵車間要求,還要滿足醫療器械相關標準。

美國圣母大學專門研究供應鏈的的凱特琳沃瓦特教授表示,“改建的工廠的速度取決于產品線中將要生產的新產品與現有產品的相似程度。” 顯然,造呼吸機的生產條件可比造車嚴苛多了。

國外很多專家表示,讓車企轉產呼吸機可能需要18 個月,再快點也要一年……車企可以耐得住,危急病人可等不起,估計到都真的如某些國家所言,實現群體免疫了。

綜上所述,車企要真正“破圈”困難重重,畢竟不是所有的車企都像特斯拉一樣,有一個幫助人類上天遁地的爸爸“馬斯克”。

在我看來,目前最切實可行的方案還是充當個輔助角色,為醫療設備制造商提供零部件生產、專業技工、生產場地等生產要素。

比如,在醫療設備制造商Ventec支持下,通用汽車原來生產四驅系統、安全氣囊的供應商可以生產呼吸機外殼和壓縮機部件等,據稱至少能解決95%的配件需求。

福特旗下明星車型F-150現成的零部件也被用來制造呼吸機的部件,比如把用來冷卻座椅的鼓風機改造成為呼吸機的鼓風機。

大眾汽車也正在考慮用3D打印機生產呼吸機配件,該集團擁有超過125臺工業 3D 打印機,可以協助呼吸機制造商生產相關零部件及其它醫療設備。

其實,無論是像特斯拉一樣親身研發呼吸機,還是給別人提供零部件援產支持,在站第一線的它們,又何嘗不都是在救國救民?雖然對于車企暫時性轉行造呼吸機,外界褒貶不一,但也無損汽車產業在工業制造體系的支柱性作用。

從抗戰到抗疫 總少不了車企的身影

回顧汽車工業百年進程,不難發現其實車企總會在大災大難面前,為國家作出大量貢獻。

二戰時期,許多車企紛紛停產民用車輛,從而轉產軍事裝備。比如德國的奔馳除了生產卡車、運輸車、半履帶牽引車以外,還為坦克、飛機、船艦提供發動機;大眾的甲殼蟲也被希特勒命令改裝成兩棲作戰車……

美國的福特,別看現在一股頹勢,二戰時期可是為美軍輸出了眾多硬核裝備,生產各類軍用汽車不在話下,最“強悍”的是還生產轟炸機、坦克、裝甲車等武器。

在今年中國疫情爆發的1月,我司桃子老師撰寫了爆文《全面工業化 是打贏這場防疫戰的技術背書》,里面提到:進入20世紀以來的每一場戰爭,不再是人數與人數之間的戰爭,而是工業與工業之間的戰爭,勝方一定會是工業更強大的一方,至今沒有例外。21世紀防疫戰爭的輸贏,同樣只由國家硬實力決定。

疫情肆虐之下,在中國,比亞迪通過自制口罩機,緩解國民的口罩荒。據說當時比亞迪調集了3000多技術人員,3天出400多張圖紙,7天出設備并調試開產,其中1300多個零件均為自制,口罩產能達到500萬只/天。在世界范圍,還有特斯拉、通用、福特、大眾等車企運用擅長的軟件系統、3D打印技術、電子技術,轉產呼吸機。

作為工業體系中重要命脈,作為強產業聯動性、高新技術吸附性的汽車產業自始至終都承擔著社會責任,憑借柔性生產的特點,速度的轉產能力,完善的供應鏈管理,生產國家、人民需要的物資,成為防戰、防疫的利器。

最后,我心中有一個問號:為什么中國車企主動轉產口罩,而美國、意大利等車企卻被要求產呼吸機,不多造幾個口罩?

這其實與很多因素有關,首先是歐美并非所有國家都強制戴口罩,需求不如此前的中國強;其次,口罩生產相對簡單,政府或者想造呼吸機的難題交給車企;其三,造呼吸機比口罩更能賺錢,資本主義驅動下,某些歐美車企造呼吸機的意愿會更強烈。(據說一臺款普通呼吸機正常售價2萬美刀,現在已經漲到3.68萬美刀),你怎么看?歡迎在下方的留言區分享、交流。(來源:太平洋汽車網)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表情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
色撸撸网